Saturday, June 23, 2007

巧 - Tokyo 6.23.07

晚上走出雞肉串燒的小店,和兩位朋友互道晚安,踏上往JR五反田車站方向的大馬路時,一陣強烈的幸福感涌上心頭。

並沒有發生甚麼特別的事,不過是能在初夏的夜晚和朋友喝上幾杯,再在晚風徐徐的週六晚上,慢慢步上歸途罷了。會去屬於高級住宅區的高輪白金台附近完全是巧合,要歸之於下午在附近的明治學院大學舉辦的學會;會和今晚兩位慶應醫學部的年輕同學成為朋友,也不過是起源於一個在Craigslist上很湊巧的交流。

然而,感覺很幸福。

儘管是如此大的東京都,卻還是能碰上了同樣是從小在兩個不同文化和語言環境裡成長、打滾的小孩。M小學時代住過紐約,回到東京以後一直在所謂的慶應「電扶梯」學制裡就學,最後進入醫學部。雖然不過是三年的英語小學教育,他一口流利的英語讓我一時間錯以為他是在國外長大的「日系」小孩。M的女朋友K也有趣。十三歲的時候從康州回日,不斷在日本當地的學校和慶應的國際program裡游走,最後留下來念這裡的醫學院。一個弟弟在東京國際學校就讀,而最小的妹妹在Andover要昇十一年級,現在在印度參加學校舉辦的暑假志工活動。問到K為何想要念醫學院,她說,是接觸了Doctors Without Borders的組織訊息後,受了感動,希望有朝一日將能借用醫學的專業來幫助發展中國家的人們。

M過幾天就要啓程去紐約開始為期一個多月的internship,而K在八月中會去德州特別提供癌症治療與看護訓練的醫院訪問。 我要M在紐約的醫院裡好好努力,或許以後可以實現在美國住幾年,完成住院醫師訓練的夢想。K說在她去德州之前,会把她的妹妹介紹給我,讓我和她分享一下在美國和亞洲之間移動和生活的經驗。

如此大的城市,如此不同的生長環境和文化背景,三個人卻有如此類似的經驗和共同的語言。

所以,踏出油烟味濃重的雞肉串燒店,我覺得非常幸福。

出了離家最近的電車站,到便利商店裡買了兩本雜誌。一本是這個夏天東京近郊各種音樂,文化活動,節慶祭典和花火大會的攻略手冊,另一本是關於最近一週各博物館和美術館的展覽消息以及特別活動。

在如此日本卻又如此現代與國際化的東京,我不過是數十萬名外國人中的小小一員。一年的時間不足夠我去成為日本社會的一員;但以學術之目的抵日的我,亦不準備成為白天在Starbucks與Dean & Deluca,晚上在六本木Hills附近的酒吧夜店裡流連忘返的expat。

我,只想在這裡,像個海綿一樣,努力吸取新知、搜集資料、增強語言的溝通力,然後用力地去走路、旅行、觀察,和當地的日本人交流,也和像K與M一樣的「第三世界小孩們」交心、玩耍。

直到提起包包,啓程到下一目的地的那天來臨。

梅ちゃん at 9:53:00 PM

1comments

1 Comments

at 6/25/07, 11:55 AM Blogger Chat Noir said...

花火大會的攻略手冊!!!!!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