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01, 2007

回游 - Tokyo 7.31.07

連續幾天睡不好覺。一開始以為只是房裡太熱了,厚厚的被子蓋了又踢,踢了又蓋,加上連日大雨的濕氣,讓剛洗完澡的身體籠上一層抹不掉的粘膩。可是慢慢發覺,或許不是房間悶熱的關係,而是因為要回家了。

明晚的這個時候,我已回到台北。

久違了的台北,曾經成長和生活過15年的地方。

其實並不是父母那個年代一離家就很可能是五年七年的回不了家的情況。不過是離開了近12個月,甚至還可以在聯合航空一年年票的有效期限之內回去。亦不是說回去一個父母已經搬離之前住的房子,或是移居到另一城市再闢家園的狀況。

可是一股說不出來的複雜情緒,夾雜著些許的興奮、不安和焦慮感,在心底不斷蔓延。

總覺得,這次回去,會有甚麼不同。

不再是以度假的心情,也不再是在夜市、咖啡館、泡沫紅茶店和東區師大永康街的小吃攤中一陣胡亂吃喝,或在與不同朋友群間趕場的忙碌情況下匆匆離開。

儘管,此回台北停留時間不超過12天。

或會有甚麼不同吧。一點點地,把「家」搬回亞洲。挪移過來的還不只是家當和不知囤積了多少年的書籍雜物,因為這些東西的遷徙速度還算快速(或許該歸功於美國郵政總局取消海運的決定,因為情急之下,只好選擇空運和行李超重被航空公司罰款的搬運方式)。慢的,一點一滴的,卻是心回游到家鄉的距離。

或許潛意識裡知道,內心和情緒是無法那麼快準備好回家的,所以先選擇了東京,離家飛行三個半小時的東洋。「畢竟還是East Asia之一國嘛,已經很近了!」自己如此告訴自己。

雖然在交通發達的今天, 回不回家不該是以距離遠近來決定,而和意願大小有關(註:若是可以暫時拋下荷包裡之余錢還剩多少的實際考量的話)。

我究竟在擔憂甚麼,不安甚麼,期待甚麼,又疑惑著甚麼?

古人所謂「近鄉情怯」,果真有些道理存在。

梅ちゃん at 2:17:00 AM

2comments

2 Comments

at 8/2/07, 12:50 AM Anonymous Andy said...

i like the title of the essay.
Everything will be fine :)

 
at 8/13/07, 3:08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Time to get married.----Bernard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