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06

回到Cambridge近兩週,好像夾雜在兩個不同的心境中生活。

第一週在看似三百年也整理不完的紙箱堆中找尋小小的角落湊和著睡覺,吃飯,寫email。說吃飯,不過是每天以兩碗營養早餐穀物打發。從早到晚的TF training, micro-teaching, 和staff meeting把自己攪的頭昏眼花。第一堂section還沒開始就已被各式教書技巧與竅門轟炸到不行。

第二週在終於整理完畢諸事齊備的情況下展開。沒想到先是手機摔壞而(因掉行李)臨時購買的充電器因等同無用而痛損荷包(很可惜,雖然晚上十點在公寓垃圾集散點很努力尋找丟掉的充電器包裝盒,此浩大工程終告一無所獲)。再來印表機也罷工修業而讓剛花了60美元購買的全新墨水盒白白報消。修個印表機要一個月,寄回總公司就要付上全新印表機一半价位的郵費;新出品的iSight開出天价美金140,想試著買個蘋果電腦可以通用的webcam卻一問三不知;連個電話的technical support都要美金10塊錢。

我的光華商場你在哪裡?!? I thought I was only missing a Taiwanese 7-11 or a Japanese Lawson.

欲哭無淚。

雖然因為得到了其他幾位老師們的支持與良心建議而以為有充分理由不接第三份教書工作,卻還是在大庭廣眾下被脾氣古怪的老師狠狠地罵了一頓。做為金字塔下最下層的小小研究生,我對“powerless"的定義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不過就在周遭的一切都看似不甚順利,心情起伏波動極大的情況之下,內心的深處卻好似不為任何的事情所動。

不知如何形容,只是覺得一片寂靜。

在新的房子,新的社區,不修課的學年,與大部分熟朋友已經離開的當下,有太多的時間與空間是我獨自一人渡過。回到家迎接我的是滿屋子的寂靜,走在路上碰不了幾個熟人。進入lecture hall全是沒見過的大學生面孔,未來一同共事的教授與TF也絕大部分非同系的同事。無論周圍有多少聲音,多少突發狀況。自己如何聒聒不絕地發表著什麼已經記不得的言論,或微笑、或點頭、或給什麼人一個擁抱,內心的深處似乎離所處當下人事物非常遙遠,非常非常地遙遠。

是自己把自己關起來了,還是某些東西掉入了自己也看不透的深淵?

I guess I'll find out.

梅ちゃん at 3:01:00 PM

3comments

3 Comments

at 9/23/06, 9:26 PM Blogger Chat Noir said...

alas! 梅chan, 你手機用哪一家的service?

收到你的email了,我還沒決定我要用prepaid card or 1yr contract, 但...我有兩支cingular用sim卡的手機!如果用得上的話,快把你order的手機拿回去退吧!

出問題的印表機是我那一台嗎?

不要太在意tf training, micro-teaching那些東西...到頭來你會發現其實你早就知道那些教書技巧,因為你有真誠的熱心和豐富的學問。

let me know if i can be of any kind of help!

加油! 我今天應會去弄一台電話來用。

黑貓@perkins#307

 
at 9/24/06, 2:09 AM Anonymous susan said...

hey may-yi,

speaking from my own experience, i think your current state-of-mind is a phase that you'll come out of, eventually.

plus, yc is now back in Cambridge, so surely, as 好姐妹, you two will be the best company for each other. : )

by the way, is quan quan in need of dog walkers?

take care!

 
at 9/24/06, 2:49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Hi Ms. Mei,

我想被"第三位教授"罵是會有回報的,(如果是我猜的那位先~生~的話)你得到了至少半年的尊嚴。
啊~~我也是營養穀片當飯吃耶,那個好方便喔!我不敢跟我祖母說我都沒煮飯。

中西部的桃樂絲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