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0, 2007

演唱「故鄉」 - Tokyo 7.10.07

昨晚寫完了上一篇關於「故鄉」的部落格之後去睡,結果做了個相關但奇怪的夢。夢裡多年沒有見面的中學同學K出現。當年K並不是自己本班的同學,而是國二時大概是因為全年級的班長還是甚麼長在川堂集合開會(其實就是被訓導或是生活輔導主任訓話的美稱啦)的缘故認識的別班同學。在國中時代和K不算熟,簡單的點頭之交,但是畢業後和K的聯繫卻突然熱落起來。主因就是K在高二那年和母親移民美國,之後常通電話,互聊他在「異國」的維吉尼亞州,我在「異校」台北美國學校的生活適應與語言文化認同問題。上了大學也偶有聯絡;他常沒腦地打來,大罵當今當政人物,或是大發台灣前途可危等等之牢騷,最後還成了我認識的國中同學當中第一位踏上紅毯的已婚人士(儘管國中時代他常被多位老師灌上「花心蘿蔔」之臭稱)。

言歸正傳,回到夢的內容。夢裡,K不知為何出現在自己居住的城市,某天拿了個吉他,興衝衝地跑來和我提到他有意辦場以「故鄉」為主題的演唱會,說著說著就感性地自彈自唱起希望邀請的歌手的音樂來。K問我是否願意一同幫忙籌辦這場音樂會,我自然高興地答應了。接下來兩人一本正經地討論起誰應被邀請,因著甚麼背景或是哪首歌的主題意識等等。

「等一下,我想要多瞭解他們的故事,或許這場演唱會最終可以個人透過音樂對故鄉的回憶或詮釋作為主軸」,我很慎重地對K說。

不解自己在夢裡認真個甚麼勁兒。又不是真的知道甚麼有特別以「故鄉」之名出過專輯或成名的人。又,辦演唱會本就不同於寫書做研究或論文發表,需要如此帶著學術研究的精神籌備嗎?

最終K是否有如我所建議,將每一個欲邀請之歌手或音樂人的背景故事整理出來(我居然還有臉要演唱會主辦人繳交「報告書」!?!)已不可考。不過從這個唐突的夢裡醒來,我認知到兩件事。

一、在生活裡太執著於學術研究之精神有時是可笑的。 二、若是真的能以「故鄉」為主題辦場演唱會,應該還是有趣的。可惜自己並非音樂研究或制作人士,在此無法將想法付諸實現。

夢說完了,開始好奇我那久未聯絡的K同學,現居何方。

梅ちゃん at 12:12:00 PM

1comments

1 Comments

at 12/9/07, 4:17 PM Blogger another k said...

Hi,I am another k...1995年夏天在台北宇宙光一起當過義工,後來就入伍當兵去了...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