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0, 2007

啃書之「私」 - East Coast 8.19.07

因為時差(或是因為緊張於資格考?)而早起。起床內兩小時,總沒啥胃口,一碗cereal(其實也是因為還沒有來得及去買面包、牛油和果醬)或是一杯牛奶將早餐打發。查信、寫信、回信、和朋友在MSN或Skype上小聊之後開始讀書。偶爾興致來了就到附近的咖啡店裡坐坐,卻又因為忘了帶外套而挨不過美國東岸八月底晨末的涼意而回家。

返回住處,繼續讀書。外面工人們來回走動及交談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房裡隱約可以聽到的是持續轉動的冰箱馬達聲。懷念起學期當中同樣是在客廳的桌前啃書的日子,就在iTunes上打開WERS 88.9來聽。彼時囫圇吞棗的瞎用功模樣不斷浮現。

下午兩點,花一刻鐘煮湯,熱剩菜,切水果(這批橘子還真酸!),再花另一刻鐘吃飯、洗碗、擦流理台、倒垃圾。清理完畢,繼續讀書。

午後四點,該出去透氣了。換上jeans,棉質上衣,和這回旅行唯一帶上的輕薄外套(亞洲的酷暑太misleading,我終究是忘了東海岸的八月如何也算是入秋了)跳上地鐵去城裡的咖啡店。受不了千篇一律的blend coffee或是奶泡根本不合格的Latte,最近全找冰茶下口。茶的種類不少,可惜就可惜在美國人永遠學不會用液體狀的果糖。若是店員拒絕在加入冰塊前先幫我加點蜂蜜或是砂糖的話,連冰茶都得放棄。

一如往昔,收銀機附近的service counter永遠是細顆粒狀的砂糖及保溫罐中的奶精牛奶滴撒滿一台的不堪,店裡的桌椅和報紙也固定地被顧客隨意搬動而散置到不行。搬到日本不過一個半月,所有美國咖啡店的衛生整潔都已不合標準 - one of those moments when I realize that reversed cultural shock is having an effect on me. 是的,雖然不過離開了兩個月。

同樣的,在車站裡毫無時刻表(或路線圖even!)可見,等車時也沒有任何牌子顯示(譬如說)普通電車將在5分30秒內抵達,或是急行列車可以節省7分鐘車程等的地鐵系統持續讓人抓狂(我想站長先生或小姐自己都不曉得電車何時會抵達吧)。美國的大眾交通系統,讓我持續保持著一份不理性的日本超現代沙文主義。

不如走路。

晚飯簡單打理。不想低頭猛吃所以讓日劇陪伴(沒想到,竹內結子這回居然成了不修篇幅、不化裝、不打扮,但是談起專精的昆蟲生物學時神采飛揚的宅女博士生,令人心有戚戚焉,呵呵)。能和朋友吃飯很好,不過有錢的上班族朋友們還真的是點菜不眨眼呀;如此和他們吃喝下去,荷包馬上就要扁了。

飯後繼續讀書。同樣的冰箱馬達聲,同樣的WERS 88.9.

簡單而富有規律的生活,為了可能真的是人生中的最後一個資格考試。

突然開始wonder - 這,就是所謂的學術生涯嗎?

覺得自己成了村上春樹裡那個「僕」,每天依著煮意大利麵、喝罐裝啤酒、看書、出門散步、再看書、睡前再喝瓶啤酒的規律,過着離群索居的生活。

雖然我是「私」。

梅ちゃん at 10:45:00 AM

2comments

2 Comments

at 8/20/07, 6:49 PM Anonymous andy san said...

看到第二段講到外面工人時,你所描述的影像突然清晰起來。雖然簡單的文字,但是很有那種老派優雅散文的氛圍感覺像是寫台北或上海,而不是紐約了。很奇妙。
宅女結子配上孤獨男村上先生,真是有趣的連結啊。

 
at 8/22/07, 7:28 AM Anonymous a.h. said...

my college professor said, W.E.B. DuBois was at his desk by 8am every day. 看來當大學者似乎真的需要規律的生活。(寫碩士論文也需要....)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