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1, 2006

一點一點的appreciation

天空藍的令人不可置信,路邊紫紅色的玉蘭花蠢蠢欲動。眼前突然閃過的是2003年四月中的春天,SARS在北京爆發前夕郊區植物園中近殘的玉蘭花。春天真是到了,只可惜它在Boston很可能仍是匆匆而過。

突然有新生生命的感覺。大病一場或與死神擦身而過之後第一次抬頭看著無雲的藍天或也就是此刻的這種感覺吧。

很平靜,卻又有稍許的不放心。此刻的平靜在多久之後又會被什麼預料不到的事情打亂?然而,繼然也有持續平靜的可能性,我又何需擔心?

想太多了。努力朝風景論(而非目地論)前進。

課中談到大江健三郎與其一生因養育一位心智殘障卻又有異人音樂創作天分的小孩而不停止的寫作歷程,內心深深感動。一位勇於讓人生做為終極的老師,永不向生命中的挫折與風浪低頭的作家。大江為了替自己無法用語言而向外在世界溝通的小孩找尋一個發聲的機會而不斷創作,在小孩最終找到音樂世界中的語言之後乃宣布其寫作生涯之結束。原來寫作也有可能是為他人而寫,並因此而寫的更動人心弦?

我究竟是為何與為誰寫作?找到了這個答案是否便可以更大膽書寫,更暢所欲言?

Quote of the day - "To live a question is already to enrich onself of elements besides the answer." (Patrick Chamoiseau in “In Praise of Creolity“) At times questioning is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answer, and to live in a question is the endeavor to never settle easily with what is imposed or understood or figured out by others.

值得感謝的事 - 藍天、溫暖又帶一點嫩草香的微風。一早起來與地球另一端仍不停努力找尋自我的朋友短暫的對話、眼前仍溫熱的咖啡。愛我的朋友與我愛的人。乾淨卻深刻思考過後的文字。

「ひかり」,充滿了希望的名字。還好他們從未放棄。

梅ちゃん at 4:33:00 AM

3comments

3 Comments

at 4/12/06, 6:43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繼 should be changed to既.
ym

 
at 4/12/06, 6:44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what a beautiful entry.

 
at 10/11/14, 12:28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邵老师,很多次我遇到难题/选择时我都会想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我很喜欢你在读书期间写的文章,因为有很多共鸣,也带给我新的视角想问题。(也许,这可以作为你继续写的小小动力。)谢谢!miss you~
Dora

 

Post a Comment